当前位置: 主页 > 火山资讯 >

火山公会讲随录随播的独特性

时间:2020-12-04 09:5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       火山公会讲随录随播的独特性。
        在各国著作权立法中,美国《版权法》对“已固定”的界定采取了一种独特的方法。一方面,该法明确将“已在有形载体上固定”作为所有作品受保护的前提条件。而且该“固定”并不是指可能性,即“可以在有形载体上固定”(can be fi xed),而是已经“固定”( fi xed)。任何尚未被固定的内容都不受《版权法》的保护。这就意味着,对他人作品未经许可的利用,只要在利用之时相关作品尚未被固定,则该利用行为不可能构成版权侵权。另一方面,美国《版权法》又专门针对现场直播规定:
        由声音、画面或声音与画面构成的作品,如果在被传输的同时得以固定,则属于本法意义上的“已固定”。
        由于现场直播几乎都采用“随录随播”,也就是现场直播形成的连续画面或声音几乎都“在被传输的同时得以固定”。虽然他人未经许可进行的同步转播,利用的并非是事先录制在物质载体的连续画面或声音,但依该规定也属于对“已固定”的连续画面或声音的利用,在该连续画面或声音符合独创性等其他要求的情况下,该行为将构成版权侵权。
        有学者据此认为:“中国著作权法不应采取高于美国法对‘固定’的要求。”换言之,连美国《版权法》都规定“随录随播”符合“已固定”的要求,对我国《著作权法》“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”定义中“摄制在一定介质上”的用语当然也应做出相同解释,也就是现场直播形成的连续画面虽然并没有被事先录制,但由于其总是“随录随播”,也符合“(已)摄制在一定介质上”的要求。他人的转播,当然是在利用“(已)摄制在一定介质上”的连续画面。
        笔者认为:这一观点是无法成立的,因为它既忽略了美国《版权法》的上述规定属于法律拟制的特性,也无视其在国际社会中的孤立性。
        所谓“法律拟制”是指“假设某种东西为真,即使它并不为真”;“它是一种工具,一项法律规制或制度借此偏离了其原本的目的,以间接实现其他目标”。“法律拟制”本质上是法律的虚构,也就是甲事物与乙事物并不相同,但将乙事物虚构为甲事物,以适用针对甲事物的法律规定。如《著作权法》将法人或者其他单位“视为”某些特定作品的作者,就是典型的法律拟制。它并不意味着法人或者其他单位真的就是创作作品的作者,而是立法者基于特殊的考虑将其拟制为作者。
        如果暂时不考虑美国《版权法》认定现场直播的“随录随播”符合“已固定”要求的特别规定,仅从法律逻辑和常识而论,他人对广播电台、电视台的现场直播进行转播,利用的当然是实时生成并传送的,而不是已录制(固定)在物质载体上的内容。且这与广播电台、电视台是否对现场直播进行了同步录制毫无关系。美国国会众议院对《版权法》的报告对此清楚地指出:
        (不属于“已固定”的)实例包括……仅通过对话或现场直播(live broadcasts)传播的独创性作品。
        由于美国《版权法》将“已固定”作为作品受保护的条件,这种对尚未固定的连续画面的利用,本不可能构成版权侵权。然而,美国《版权法》没有如大陆法系国家著作权法那样规定广播组织权,同时也不像其他英美法系国家那样,将“广播”规定为一种独立的作品类型,与以“已固定”为保护条件的录音和电影作品相互独立(下文将对此详述),如果《版权法》不对现场直播做出特别规定,他人未经许可对广播电台、电视台的现场直播进行同步转播,就不可能根据《版权法》构成侵权行为。为了解决现场直播的版权保护问题,《版权法》将“随录随播”视为符合“已固定”的要求。美国国会众议院对《版权法》的报告说明了这一点:
        如果现场表演通过广播电视播送,且表演者同时进行了录制,任何收听或收看广播节目的人未经许可进行录制将构成对(组成广播内容的)录音或电影的版权侵权,即使侵权人实际上是直接复制了现场表演,而不是已固定的(现场表演)。该认定结果是基于《版权法》第101条对“固定”定义中的后一句,其规定“由声音、画面或声音与画面构成的作品,如果在被传输的同时得以固定,则属于本法意义上的‘已固定’”。该定义创造了这样一种法律拟制(legal fi ction),即在(现场)传输及未经许可的录制发生之前,对(广播节目)就进行了同步固定。(着重号为笔者所加)
        同样,在“斯沃琪集团诉彭博新闻社案”中,瑞士斯沃琪集团(即著名的Swatch手表品牌的权利人)在发布公司年度财报之后,邀请部分财务分析师召开电话会议,由其首席执行官和其他几位高级管理人员对财报进行说明,并回答了一些问题,但要求参与者不得录音及公布录音。彭博(Bloomberg)新闻社在会后很快获得了会议录音及文字稿,并将其置于其网站中供付费用户获取。斯沃琪集团起诉彭博新闻社侵犯版权。本案中的问题之一是,斯沃琪集团高管们对财报所做的说明(口述作品)是通过电话会议实时传送的,并未预先录制,则其是否属于“已固定”的作品?一方面,法院引用《版权法》的上述规定,认为在电话会议进行时,斯沃琪集团进行了同步录制,因此依法符合“已固定”的要求。另一方面,法院也强调该规定属于法律拟制:
        对于那些在直播时进行了同步录音的音频,法律将未经许可录制的行为视为对已固定作品版权的侵权(假设该作品符合受保护的其他条件),即使被指称侵权者并没有复制已录制的作品,而只是直接录制了现场直播。(着重号为笔者所加)
        更多关注:火山公会       火山经纪人工作室挂靠
 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